韦鸣恩匠心|风油雨漆,什么道理? 手艺-靖江日记

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,标签:

韦鸣恩匠心|风油雨漆,什么道理? 手艺-靖江日记

韦鸣恩

油漆源于何时,倒是没有考究过,只是在我儿时圩上就有漆匠,师傅姓姚,叫做姚如山,名字取得很有学问,手艺不错,有两把刷子,只是其个头不高,眼睛不大,走路漫不经心,经常着一蓝大褂子的工作服。
有色家具在过去并不多见,记得我家里也算是有几件的,一顶橱子,一张抽桌,一张架子床,都是红色的,这些个是母亲结婚时的嫁妆。那个衣橱、抽桌都还在,搬家几次父母亲都不肯丢。

读初中时家里新建了三间十架头瓦房,那时门和窗扇都是木质的,窗框是水泥的,用圆钢做成窗条均匀的插在窗框间。期间凑手请木匠打了些椅子,和一些骨排凳以及一张八仙桌,完工后家里请来了漆匠姚师傅,把新置的家具和门窗都油漆一遍。和漆匠有了近距离的接触,第一次闻到了油漆的气味,也大致知道了家具做漆的过程。

先是表面处理,通常是把砂纸(水砂纸,目数较细)折成长条状,在家具表面一一砂过,一面砂纸使用完了,再打开折叠部分的继续。手艺人有句老话“木匠怕漆匠,漆匠怕矇矇眼”,之所以有这一说,盖因油漆前需要检查家具表面是否光滑、接缝是否整齐等等。处理完后用以石膏粉为主要原料调和成的腻子,将家具上的拼接缝隙填满,遇上间隙稍大些的,需要用单纱布背缝,也就是把布条子贴在填满腻子的缝隙后面,这样干了后填充的腻子不容易掉,家具要耐用些(专业语为嵌缝)。

将家具表面不平的坑坑洼洼之处顺手也用腻子补上(找平),待得腻子干后,用砂纸将表面打磨至平滑光洁,把不足之处再一次重复直至整体光滑如一,这道工序比较摸工耗时。
接下来就是上底漆,底漆比较稀,大致和主家要求的颜色接近,涂刷完工后依旧是等待风干,天好的话三五天也就可以了,接下来还是用砂纸打磨家具的表面,用干净漆刷掸扫表面的灰尘,将做得不到位之处再加以修补。
做完以上步骤后就准备上漆了,调和油漆是漆匠的看家本领,几种油漆、加多少的稀释剂那是有讲究的,那时的稀释剂是用玻璃瓶装的,后来知道叫做香蕉水,是一种极易挥发且易燃易爆的化工产品。刷漆的天气最好是阴雨天,油漆行业里有句老话叫做“风油雨漆”,道理不是很明白,想来可能阴雨天气里灰尘少,那样油漆时不会有杂质进入,再有阴雨天气的气温或许要低一些,油漆的凝固时间就要久一点,那样会不会在其表面粘连的牢固些?家具一般是刷两遍才成的。

油漆窗条就简单了,我看他用砂纸(铁砂纸,要比水砂纸粗很多)除锈,用干净漆刷除去窗条上的锈灰,然后用防锈漆做个底漆,一会儿功夫就能刷完。清楚的记得当时我还刷了一扇窗户的窗条,那姚师傅看得乐呵呵,眼睛眯成一条缝,说要收我做徒弟的嘞。干了以后再涂刷一遍油漆就成了。有了这次的经历,后来在单位里有遇上钢平台栏杆补漆刷新什么的,造个计划买点材料,捣腾捣腾几个人也就糊弄完了,至少能应付个一年半载的。
那张八仙桌父亲要姚师傅漆生漆的,当时心生疑问,漆还有什么生熟之分?问过姚师傅才知道个大概,原来生漆就是从一种叫做漆树的树上采割下来的,没有经过化学炼制的天然油漆,生漆耐高温,油漆完的桌面不怕烫,不过有好多人是不能碰的,一旦碰到了会得“漆疯”,浑身痒痒难受。有这样的树?感觉像故事一样,不过现在看来是真的,现在有好多人对油漆过敏,估计所谓的“漆疯”就是过敏。生漆比起普通漆要复杂些,用的腻子是用石膏粉和熟桐油调制的,具有很强的黏性,嵌缝、背缝、找平、打磨,一样不少。处理好这些后开始上底漆,底漆是把桐油和生漆拌和在一起,熬成熟漆,等第一遍干了,再打磨处理桌子的表面,完成后再上第二遍漆,生漆干燥时间要长些,待干了后再在桌面上罩一层清漆,这样刷漆才算完成,待其彻底风干后就能使用了。

那张桌子倒是还在,估计木料不是很好,桌子腿已经走样,有些变形。几次搬家折腾的不像样子,拆迁时父母也没舍得处理,在房子装修时请漆匠重新做了简单的油漆,现在成了我的写字台。
而今本地漆匠也是少见了,年轻人更是很少有学这门手艺的,现在大部分都是外来的,一般都是做室内装修,内墙做做乳胶漆,外墙刷个防水涂料什么的,新的时候好看,经不起时间的考验,没几年就会起壳,剥落,总觉得没有把早先手艺人的那份匠心传承下来,浮躁的很。当然也可能是眼界所限,好的手艺肯定还在!
独家原创,欢迎分享,拒绝抄袭。联系我们:3240245767@qq.com。关注“靖江日记”,请搜索公众号“jjriji”或者“靖江日记”,也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