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鸣恩匠心|开门金鸡叫,关门凤凰声 手艺-靖江日记

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,标签:

韦鸣恩匠心|开门金鸡叫,关门凤凰声 手艺-靖江日记

韦鸣恩

隔我家四个车库,住着位姓陈的老木匠,今年八十有二,拆迁前是一个圩上的。从他门前走过,有时能闻见阵阵木料的香味,他经常做些小椅子、长板凳、爬爬凳什么的,纯粹的手工制作,有些物件是有人定制的,也有做好人方便邻里的。前几日得空,和老爷子聊了一些关于木匠的过往曾经。

在他们学徒的时候,木匠是分为两种的,一种是叫粗木匠的,专门做房屋上的木工活,比如门窗、檩条、大梁等,做工比较粗糙工艺也相对简单。另一种叫做细木匠,专门做家具类的木工活,这个活技术含量要高出粗木匠许多。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这两种木工才慢慢的合并,统称为木匠,当然,那也是粗木匠努力肯学的结果,说起这个来,老爷子老脸上透出自信的笑容,因为他学徒就是学的粗木匠。

过去起房造屋离不开木匠,那时的门还是带门窝子(枢纽)那种,一开吱吱呀呀的,装门是大事,一般都需要看个黄道吉日,木匠在装门时还会说两句吉利话“开门金鸡叫,关门凤凰声”。这样的话倒是没听懂为什么,细打听才明白,原来过去装门时要求这个门在开关时有声音传出,主要是为了防盗!如果夜间小偷进门,门吱呀一响,主家就会知晓有人来访!这倒也听着新鲜。和现在的人家要求装的门开关无声相比倒是来了个颠倒。

起房造屋,上梁算是件大事,在主家择日开工时一定要先看好的,有些时候上梁的日子在完工后好久,怎么办呢?手艺人有他的对策,按照师傅传承下来的方法:在正梁的下面压一双红筷子,到上梁之日将其取下。上梁之日木瓦匠掌着师傅都需要在场,一来是房子要交付主家启用了,算是对主家的一个交代,二来是主持些上梁的仪式,这个场合需要说鸽子的,一般鸽子说得很快,主要怕被别人学去,说鸽子内容无非是些吉利话。

在正梁居中位置上,一般都要贴上福正福三个字(也有贴福禄寿的),无论从哪边读都是福正福,正两边的福字写法不一样,两边分别是五福和全福,寓意着五福齐全正来到。贴福字时也说鸽子的:脚蹬云梯步步高,手拿福字喜洋洋,我替主家封正梁;福字贴在龙口上,主家富贵荣华万年长!福字写得四方方,好时好日我来装;左边福长命富贵,右边福金玉满堂!在两边的福字下方挂有两株万年青,一般都是用红头绳搓成稍粗些的绳子,万年青根部用红纸包着。上梁之日是要敬菩萨的也叫祭梁,祭梁时瓦匠的瓦刀和木匠的大(dai)斧是要放在供桌上的,考究的人家会买一把新的大斧替换下木匠使用的大斧,据说是有辟邪作用的。我猜想是木匠用过的大斧锃亮锋快,日后家里就是劈个柴火也省力。祭梁时也是要说鸽子的:大斧亮堂堂,我替主家造高房;今年砌座逍遥府,明年又造宰相堂;宰相堂里生贵子,子子孙孙状元郎!大斧大斧代代富!

盖因其粗木匠之故,对起房造屋的关门过节倒是门清。
闲谈之余,瞅见一黑不溜秋,老旧不堪的简易墨斗,对这个倒是蛮有印象的,小时候家里盖房子时曾经玩过,就喜欢帮木匠师傅拉线,拉起那个系着细绳子的竹质挂钩,跑得快,那个线圈跟着转得快,弄得那个墨溅得木匠师傅一脸,忙不迭个叫慢点慢点,乐得我哈哈大笑。拉到头,找到标记,一手按住挂钩绷紧细绳,另一手拇指和食指轻轻拎起墨线,“啪”地一弹,一条笔直清晰的黑线便印在了木头上,木匠师傅就沿线拉锯,破木板。刨木板,也是好玩的,特别是刨花随刨槽飞出时。木匠师傅在简易工作凳的顶端钉块木板,可以防止木料跑动,两手握紧推刨,前腿弓,后腿蹬,蹲弓箭步一样,动作迅猛地往前推,“刺啦,刺啦”那薄薄的木花卷带着香味从刨槽飞出。

我专拣那些大的刨花,反复摊开来,弹回去,自娱自乐,不厌其烦。有时候,满屋地都是刨花或者锯屑,一脚踏上去软绵绵的,那刨花烧火不错,往锅膛里一扔,火苗子串出老高,几乎都跑到灶门外,这样的日子,大人是不允许我坐灶门前的,生怕把火弄外面惹事。
刨子,木匠很是当宝贝,每天歇手时都会在推的一面用豆油涂刷一遍,那刨子自然光滑,使用起来要轻省便利许多。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电动刨板机出现,多功能的,集刨板、锯板、凿眼等一体,劳动强度大大降低,只是增加了危险系数,常听说某某人把手指废了。
木匠这个古老的手艺,有着辉煌的过往,悠久的历史,随着社会的发展,工具的更新,工艺的翻新,传统的手工工艺已经难以见到,榫卯结构常常被“胶”取代,外观甚是漂亮,但很不耐用,有违老祖宗的大智慧!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传统的木匠手艺会重现在我们的身边,既环保,又经久!
独家原创,欢迎分享,拒绝抄袭。联系我们:3240245767@qq.com。关注“靖江日记”,请搜索公众号“jjriji”或者“靖江日记”,也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。